陈向荣:对8月外贸数据不宜过度解读 对未来出口不必过度悲观
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12:17    点击次数:130

  8月外贸数据出来后,因出口出现一定的失速,“拐点论”、“下坡论”便纷纷见诸报端,对未来出口的悲观预期似卷土重来。这是过度解读。

  今年以来,在国内疫情起起落落、全球通胀高企、经济衰退风险越来越大、发达经济体供需双减的大环境下,我国外贸依然保持较强的发展态势。前7月,中国进出口总值3.643万亿美元,同比增长10.4%,贸易顺差4823亿美元,扩大61.6%,其中,7月出口3329.6亿美元,同比增长18%,贸易顺差创记录达到1012.7亿美元。而到8月,我国出现极端天气,电力不胜重负,四川、重庆、河南、浙江、江苏等多省工业生产被迫让电于民,停产长达两周时间,给制造业包括外向型及相关配套企业的生产造成严重的冲击。显然,8月外贸的数据是不具可比性的。

  我国对外出口“韧性” ,当然与我国完整齐全的产业链有关,但最主要是来自于我国“稳价保供”下能源成本的明显优势。

  我国出口商品90%以上是工业制成品,你只要了解工业制成品制造成本中能耗成本所占比例是多少,然后对比中外能源价格,那么,你对中国商品的竞争力就会一目了然。

  对工业制成品能耗成本占比的穿透性分析

  能耗成本在工业制成品全部成本中占比有多大?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今年6月份上市公司重庆钢铁(行情601005,诊股)高管在互动平台上的一段话:公司近期每生产一吨钢材平均耗用约1.38吨矿石、0.66吨煤炭,成本占比分别约为32%、38%。在这里,重庆钢铁这38%的成本占比,仅仅是计算了生产过程中煤炭的成本,包括焦煤与喷吹煤的成本,还未包括其生产过程中发生的水、电、油、汽等的能源耗费,当然也未包括铁矿石企业在开采、加工、分拣、运输及装卸过程中所发生水、电、油、汽等的能源耗费,这部分的能耗费用被记在其它费用中(铁矿石的能耗费用发生在铁矿石企业)。所以,如果对钢材能耗成本进行穿透性分析,吨钢能耗成本的占比将大大超过40%,也就是说,制造一吨钢材的全部成本如果是3000元的话,能耗成本就大大超过1200元。

  再举一例:我们通常说,电解铝能耗成本占比接近40%,以示其能源密集程度,但这个说法也仅仅是反映了电解铝单个生产环节的能耗状况,而电解铝的原料是氧化铝及辅料,氧化铝的原料又是铝土矿和烧碱,均消耗大量的能源。上游企业的产品,是下游企业的原料,下游企业按购进上游产品的金额计入“直接材料”科目,其中的能源耗费无形中被忽略。如果进行穿透性分析,电解铝能耗成本占比甚或达60%。这就是说,假设一吨电解铝制造总成本是2万元,那么能源成本就占了1.2万元。

  钢铁、合金、有色、化工、玻璃、橡胶、水泥等等都是能源密集型产业,能耗成本占比经穿透分析后基本上都不少于40%。且这些众多的高耗能产业也是工业的基础,中下游工业产业对它们均有深度依赖,可见,工业制成品天然凝结着大量的能源耗费。

  中外能源价格比较,“面粉贵过面”再现,中国商品竞争力肉眼可见

  去年四季度开始,全球经济有所起色,用能需求增加,国际上石油、煤炭、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,国际动力煤价格普遍运行在1000元/吨上方甚至超过2000元/吨。而我国为了控制国内通货膨胀,支持制造业的稳定发展,实行了能源 “稳价保供” 政策,国内动力煤(5500大卡)价格是国家发改委引导下的浮动区间为550元/吨~850元/吨的长协价,工业电价实行基准价 十 上下浮动20%机制。

  我国工业电价即便是上浮了20%,一度电也不过是几毛钱而已。

  国外能源价格的上涨,一样始于去年四季度,而发酵于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。在制裁的 “反噬” 下,欧洲天然气电力价格不断飙升,至今年8月下旬,德国、法国电力明年的价格双双升超1000欧元/兆瓦时,分别达到梦幻的1050欧元/兆瓦时和1130欧元/兆瓦时,折合人民币分别约为7.18元/千瓦时和7.73元/千瓦时。当然,一度电7元多的价格是不可能持续的,但这反映了欧洲能源市场的恐慌程度。到本月上旬,欧洲各国的电价现货价仍普遍运行在400欧元/兆瓦时之上,折合人民币接近3元/度,仍是我国电价的3倍多。

  以电解铝为例,假如中国制造一吨电解铝的能耗成本是1.2万元,那么,欧洲制造一吨电解铝的能耗成本就要超过3.6万元。这样,我的总成本才是2万元,而你单单能耗成本就大大超过我的总成本了,你拿什么来与我竞争?在国际超市的货架里,外国的面粉贵过中国的面条,你是买面粉还是买面条?

  工业制成品林林总总,各种制品使用的能源种类各不相同,耗能量也有一定的差异,其能耗成本的占比也不尽一致,但道理是一样的。

  我们商品的竞争优势不会在短时间内消失,对中国未来的出口不必过度悲观。

  不必过度悲观但也不能一味盲目乐观

  这世界,越来越充满 “丛林法则” 。中国在发展的同时,也面临来自以美国为首的反华势力政治、经济、技术的全面打压。这些反华势力打出“香港牌”、“新疆牌”、“台湾牌”、“体制牌”,在政治上煽动对华歧视仇视,通过这 “法” 那 “案” ,在技术上搞对华“脱钩”、“封锁”,在经济上设置种种障碍,表现在国际贸易上就是各种有形无形的贸易壁垒,于中国的进出口形成了较大的外来压力。

  国际地缘政治动荡,全球通货膨胀高企,经济衰退风险不断加大,是影响中国出口的重要因素。目前,欧洲各国工业企业因不胜能源成本重负,已大面积出现减产停产潮,这对世界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。因为欧洲经济体是世界经济的组成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它们的衰退对世界经济势必形成严重的拖累,经济衰退则意味着供需双减,直接减少我国的出口量。

  世界形势严峻复杂,挑战与机遇同在,我们对未来的出口既不能盲目乐观,又不必过度悲观,这恐怕才是我们的理性思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