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写丨骑手奔赴上海

发布日期:2022-04-29 11:58    点击次数:138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 易佳颖 、郑植文、杨清清 上海、北京报道

每天早晨5:50的闹钟一响,小笛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,登陆叮咚买菜。将所有需要的物品加入购物车界面,为6:00的开放预约蓄势待发。

大多数时候,她的购物车都无法结算。离她最近的叮咚前置仓仅有1.5km的直线距离,但就是这平时十几分钟的路程,竟成了达成基本生活保障的最远距离。

在严峻疫情下,外卖骑手们成为保障上海物资配送的重要力量,与上海市近2500万的常住人口相较,4月7日前各平台每日骑手上岗人数还不到2万人。同样阻碍生活物资畅行的还有物流,这也导致了供应链的断点。

在4月7日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上海市副市长、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生活物资保障专班负责人陈通曾表示,支持保供企业在全国统筹调配资源,引进充实新的保供人员。允许非涉疫原因被封控在小区的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,走出封控区,回到保供岗位。

4月7日,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发布通知,就释放电商平台保供能力做出安排。

为了保障居民的生活物资供应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已有多家电商平台连夜集结人手,向上海市区域补充人力物力。

据阿里巴巴集团发布,饿了么、大润发、盒马、菜鸟等已积极组织符合条件的本地人员尽快重返保供岗位,并从外地调集增援力量,近期新增抗疫保供人员数千人。 其中,饿了么过去一周已增加近1500人,近日还将有1000人到岗,同时从外地调配600人支援上海;大润发从外地调配600人;盒马陆续增加300名一线人员,此前暂停营业的部分门店正在陆续恢复营业;菜鸟从本地增派500名快递员。

另一面,拼多多、京东到家也上线了专供上海的生鲜套餐。4月7日,拼多多平台上线“48小时保供套餐”,通过集采集配方式,以有限运力覆盖尽可能多消费者的基本物资需求。4月8日起,京东到家上线的“保供生鲜套餐”,初期每日供应量为1万份,每天上午9点开售。

尽管三大平台正在全力提供生活保障,但仍有部分上海用户的需求难以解决。多家平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现在缺的不是物资,我们现在最缺的是可以送货的人,每个人都是咬紧牙关在坚持。”

日前,美团买菜更是从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武汉等地各地,调配熟练分拣人员近千人驰援上海,解决分拣能力和配送能力的不足。

京东在周边地区也调配了近2000人,随时可以奔赴上海。

截至记者发稿,不完全统计,电商平台增援上海调集的人力已超5000人。

 

打通特殊应急通道

饿了么蓝骑士正在为医护人员送上外卖。

当前,上海市的民生保障牵动人心。对于市民来说,“买菜”仍然是每天的头等大事。其中,老人、妇婴、残疾人等特殊群体尤甚。

除了日常的民生需求之外,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特殊需求也在考验着平台。据了解,括美团、饿了么、永辉等一系列机构,都设立了应急特需的按钮通道,同时上海市民政、工会、妇联、残联等部门和群团组织,也将努力为特需人群提供服务。

针对特需人群和市民应急需求,美团早在4月3日就开通了“应急帮手”服务,帮助老人、孕妇、残障人士等群体解决困难。 新上线的“应急帮手”入口位于美团App、美团外卖App首页,为特需人群应急响应,提供社区团餐、商超买货、送药上门和跑腿等服务。

截至4月6日已收到超过20000份需求,其中60%为婴幼儿需求、20%为老人需求,美团已投入上百名客服专员跟进求助。

4月6日起,盒马在上海市也开启了“自提应急通道”,首批上线4家盒马X会员店。服务采取团购自提方式,优先保障对物资有急需的医护群体、志愿者团体、特殊人群的保供需求。随后,自提应急通道将在上海盒马鲜生门店全面铺开。

截至6日12时,上海数十家盒马鲜生门店、X会员店,已全量开启团购配送服务,覆盖5300多个小区。盒马相关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自提服务将成为配送服务的补充,在现有产能计划外增加供给,但因为配送运力有限,有自提能力的团体和单位可统一下单。“因供应链不确定因素较多,套餐具体内容可能会出现临时调整,我们努力满足消费者要求,不足之处也恳请得到消费者的谅解。”

与此同时,拼多多旗下的“多多买菜”也发起了“爱心食材盲盒”项目,首期免费送出1万余份“爱心盲盒”,从3月20日-23日,陆续送到闵行、静安、虹口等区的物资紧缺小区。其中,闵行区莘庄镇的水清一村、星丰苑两个小区尤为典型。

水清一村党总支书记沈菊红介绍,这是上世纪90年代建成的一个老旧社区,小区共3800多人,且老年人较多,约占总人数45%。“我们小区门口有专门放外卖和快递的台子,年轻人可以网购,但对于老年人来说,一是不会网购,二是行动不便,像今天这样的送菜上门,对他们来说就是雪中送炭。”

星丰苑与水清一村相隔几分钟车程,小区有4100多人,其中60岁以上的老人约1000人,另外还有80多名残疾人和80多户困难家庭。星丰苑小区一名女志愿者自发把私家车开来,运送物资至楼栋,让居民们有序下来领取。“之前大家都没见过面,听说这次多多买菜给我们捐赠物资,都自发下楼帮忙,因为这次疫情,也发现小区居民越来越团结。”这名女志愿者表示。

“6:15开始配送,送完才算下班”

“让用户尽可能买到东西,能买到多少是多少。”这是所有电商平台眼下最实在的目标,而关键在于“最后一公里。”

一名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一个线上订单100元,履约成本15元,那成本率就是15%。无论到店还是到家,成本都很大,通常占比在15-20%,具体要看订单的品类。

由于运力紧张,成本也在攀升。“本来封控后还有13位小哥在配送,但迫于疫情风险的心理压力,从4月开始至今已经离职了5位。”张义是小笛所在区域的叮咚买菜的站长,疫情前他所管理的站子有20位配送员,目前仅有8位在正常配送,“疫情越发严重,很多配送员住的小区有确诊病例,尽管有工作证明以及相关公章证明,但社区和居委会出于疫情传播风险的考虑就没有放行。”

据张义介绍,这一站点所属区域在疫情封控前有300多名配送员,由于疫情封控,有90余名配送员无法出入小区正常配送,“这还不算离职的配送员,就已经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力。”

受人力不足影响的电商保供平台,并非只有叮咚买菜。陈墨是美团专送的一名骑手,“我从3月31日起就被封在家里了,小区有阳性病例后谁都出不去了。”以往陈墨一天8小时能接40多单,他所在的站点有50-60位骑手,整个站点平均一天的订单量在1500-2000单左右,服务的范围在4公里内。而目前根据app上数据显示,他所在的站点已无人在跑单。

“一位骑手每天平均要送近200单,但客户的需求其实比这要多得多,实在是运力不足,送不过来”。据叮咚买菜小程序显示,配送预约时间范围从6:30到22:30。但实际上,张义说明道,“最早从6:15开始配送,什么时候送完,什么时候下班,最晚忙到过凌晨十二点半。”

与此同时,客单价的提高也导致了配送难度加大。“现在的订单平均都在150元左右,是疫情前的2-2.5倍,由于订单货品增多,配送员的电动车运力受限,导致配送的时间较长。”封控以来,张义负责的站点每天承接的单量在1200单左右,范围辐射平均3-4公里。

运力不足已成为电商平台面临的共同挑战。4月8日,记者从阿里巴巴集团获悉,过去一周,饿了么已陆续增加近1500位骑手到岗,预计近日还将增加约1000位骑手。同时还将从外地调派600名骑手增援上海。

另外,大润发还将选派600名员工从江苏、浙江、安徽三地出发驰援上海,在上海26家门店参与物资保供、一线分拣、线上订单配送等工作。 

得知这一消息,大润发在长三角多省的骨干员工主动请战。“我最早就是在上海大润发门店的,对上海很有感情。”现居住在南京的大润发员工张立飞说,“能够为上海2500万人的生活物资尽一份责任,我肯定得来。”

截至4月7日,盒马有约300名一线作业人员,走出封控区回到自己的岗位。此前暂停营业的部分门店正在陆续恢复营业。盒马宝山新业坊店已于4月7日恢复运营,未来几天将有更多门店复工。

盒马、饿了么、大润发和菜鸟方面表示,将在政府指导下继续调动各区域资源保障上海供应和配送,并加紧从其他地区增加支援人力。京东集结的队伍也在待命状态。

此外,由于各项成本大幅增加,平台基本是亏损的。但正如京东CEO徐雷所说,当前各平台为了给上海保供,是不惜力气不计成本的。

供应链断点在哪里?

事实上,生活物资不仅是卡在最后一公里,也堵在跨省物流的过程中。

“物流通行非常受阻,一是外省的防疫政策,凡是进到上海再出去的货运司机,都必须要在当地隔离14天。这就导致很多司机不愿意来上海。”苏宁易购物流上海大区总经办曹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二是车辆办理通行证的问题。

4月5日凌晨,在上海高速公路入城段处,一行5辆货车被拦在高速路出口,车上满载的是从江苏宿迁调运而来上海的方便食品。“本来物资是早上5点就可以运抵奉贤物流基地。”曹娜说明道,但因为加急办理的通行证,直至4月5日上午8点多才审批完成,中午物资才运到基地。

“另一个插曲是,遇到过供货方司机坐地起价,进了上海市区要求运输费用加价。”有惊无险的是,从4月2日接到的采购需求,4月6日下午,苏宁易购物流货车奔赴各个企业、建筑工地、员工宿舍,把物资全部送达人们手上。

京东此前在上海全面封控之后,是从周边的昆山仓库调配货源到上海,但随着高速管控加剧,货车司机管控也更加严格,货运和配送就被逐渐打断了。

物流导致了供应链的断点。曹娜进一步解释道,市场上运输的需求是非常大的,但是能满足的物流很少的,“我每天都接到有八九通电话,都是进出上海市的跨省运输需求,因为很多企业都在封控范围里,自身的物流体系无法正常运转,而外界的运力又十分有限。”

为此,电商平台也是各显神通,力图保障自身供应链的稳定。多多买菜上海区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,平台提前启动应急预案,打通华东区域资源,协调供应商组织供货,提高仓配产能,保证米面粮油、肉蛋果蔬等民生商品供应充足,确保疫情期间物价稳定。因为各地疫情导致在道路通行上受到一些限制,平台集合在采购物流上的优势,积极和相关物流企业联系配合,和相关主管部门包括商务部门沟通,获得通行许可。同时,针对近日订单量激增,平台通过增派人手、提升运力,全力保障订单派送。

京东七鲜也在上海的门店启动了疫情响应机制。通过提前锁定相关主产区、全国各大种植基地协同调配稳定货源,整合产地、加工、供应链、配送资源,同时搭建本地化供应链,建立备选加工仓,应对疫情冲击,保证供应。

据京东七鲜上海瑞虹太阳宫店方面消息,目前门店已提升生鲜蔬菜、米面粮油、方便食品、饮用水、牛奶、冷冻速食等十余类民生物资品类商品的备货量到平时的2-3倍。

此外,自8日起,京东到家上线“保供生鲜套餐”,初期每日供应链为1万份,每天早上9点开售。消费者登陆京东到家APP或微信小程序,搜索“上海保供店”进入相关页面,即可在线下单。

京东亦于4月8日晚间上线“京东鲜到 上海加油!”应急蔬菜套餐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发现,京东提供的“保供生鲜套餐”分为应急时蔬包9斤、都乐社区套餐A、蔬菜套餐组合5KG以及48小时保供套餐四类。前三者均为蔬果类,48小时保供套餐则为整箱方便面。

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其供应量还远远不够。有多位位于上海不同区域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在上线第一时间“蹲守”生鲜套餐却依然一无所获。截至9日上午10点半,仅有方便面保供套餐可销售。

与此同时,京东提供的生鲜套餐也存在一定的配送范围。其中,应急时蔬包9斤除奉贤外均可配送,都乐社区套餐配送范围仅限外环内,蔬菜套餐组合5KG的配送范围则仅限于浦东、宝山、松江三区。

围绕京东未来是否及如何加大蔬菜包供应、是否将扩大配送范围等问题,京东方面暂无回应。

有上海朋友问,听说各大平台紧急行动调度货源,增派骑手,非常激动,但9号早上在平台下单,为什么仍无人接单?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这需要一个过程,比如京东已在上海周边调动近2000人,随时可出发赶赴上海。但办理各种防疫证件和手续,需要时间;库房解封,车辆解封,也需要时间。但相信配送速度会越来越快了。

“多多买菜”奉贤仓100多位买菜员工都坚守在一线

而物资运进上海,只是迈出了通往居民餐桌的第一步,后续还要经过消杀、环境采样等一系列防疫措施,又经过收储、拆箱、分拣、清点等环节。这其中,也同样面临着人力紧张的挑战。“因为很多员工所居住小区进行核酸检测暂时封闭,到岗率只有30%到40%。”拼多多工作人员樊志华介绍,目前奉贤仓保持24小时不间断运作,到岗员工基本连轴转,当中抽空休息一两小时,“大家在尽最大努力克服现有困难,以确保买菜订单按时送到消费者手中”。